• <tt id="qnrnr"><noscript id="qnrnr"></noscript></tt>
    <b id="qnrnr"></b>
    <cite id="qnrnr"><span id="qnrnr"></span></cite><rt id="qnrnr"><optgroup id="qnrnr"></optgroup></rt>
    1. <cite id="qnrnr"></cite>
    2. 貴州醬香白酒的基本 !
      2020/4/17 9:04:00
      來源: 萬興貴



      一壺酒,成就一座城,這大概是中國白酒的社會價值之一。


      從四川宜賓到瀘州、從貴州遵義到仁懷、從安徽亳州到江蘇宿遷------


      大凡有酒的地方,這座城市無論是生活方式,還是經濟發展路徑和模式,都與這一壺酒有著難舍難分的聯系,空氣中彌漫的酒香,注定是賦予這座城市陶醉的理由。


      貴州仁懷,被譽為中國酒都、中國國酒發源地;四川瀘州,被稱為中國酒城;四川的宜賓、江蘇的宿遷------,如果沒有記錯,大概都有中國酒都之稱。


      白酒業,既是這些城市的經濟支柱產業之一,也是城市經濟的關鍵競爭力。然而,與這座城市相關的白酒業經濟特色,自然構成了城市經濟發展的“關鍵資源”和“關鍵資源競爭力”。


      最近,有一個新聞很“搶眼”,即四川省古藺縣的茅溪鎮,欲斥資數億元重金打造特色白酒經濟小鎮——第二個“醬香白酒茅臺小鎮”。


      筆者以為,這不足為奇!


      第一、“醬香白酒消費和投資熱”持續升溫,給資本加持赤水河流域醬香白酒更多動力;第二、“赤水河流域”成為醬香白酒重點產區的影響力和認可度逐漸增強,給醬香白酒新進入者更多吸引力;第三、“區域經濟特色”是城市經濟發展的名片和主張,醬香型白酒在赤水河流域發展的優勢和影響力顯著增加。


      這個“茅溪鎮”的醬香白酒財富想象力,給貴州醬香白酒帶來的是“助力”,而非“阻力”。


      消費市場、資本市場對貴州醬香白酒的“先知先覺”,起于茅臺鎮,更起于貴州茅臺酒。曾經有人這樣問到:到底是茅臺酒成就了茅臺鎮,還是茅臺鎮成就了茅臺酒?


      有一句話值得品味:“當我知道長江、黃河的時候,就知道了茅臺酒----------”。


      這大概的本意,足以解答了“茅臺酒”與“茅臺鎮”的關系。一代一代的茅臺人,用心釀造的茅臺酒,始終沒有離開對貴州、對仁懷、對茅臺鎮這一方土地的依存。


      時間、地理、人文和傳統,成就了茅臺酒,也成就了茅臺鎮,更成就了一杯酒的貴州。


      當愈來愈多的消費者,開始并愈來愈忠誠對茅臺酒和貴州醬香白酒的喜愛時,“貴州好山好水出好酒”和“離開茅臺鎮就釀不出真正茅臺酒”的認知和接受,就表現得自然而然,也就有了順理成章。


      這里,我們需要從還原基本的態度,去重新閱讀貴州醬香白酒。


       


      茅臺,貴州醬香白酒的范本效應


      “醬香白酒熱”,不得不說“貴州醬香白酒熱”,這其中非得不說貴州醬香白酒的“茅臺熱”。


      為什么這樣說?


      與白酒業的“茅臺范本效應”有關。這種效應,不僅是對醬香白酒業有意義,對貴州醬香白酒業有意義,與整個白酒業的意義都很大。


      茅臺,驅動了一個白酒品類的消費增長,并逐漸成長為一種品類消費方式;茅臺,帶活了一個區域產業的經濟增長,并逐漸形成為一種區域經濟增長潛力;茅臺,激活了一個消費文化的內生活力,并逐漸形成為一種中國消費流行元素。


      一句話概括,就是貴州醬香白酒不能沒有茅臺的事。貴州茅臺酒的做強做大,與貴州白酒、與貴州醬香白酒、與貴州仁懷醬香白酒,都息息相關。


      茅臺,作為貴州醬香白酒的范本效應,從數字邏輯上看,大家都一目了然,萬億市值、千億產值和千元價格,這都是貴州醬香白酒的榜樣所在。


      筆者談“茅臺范本效應”的落腳點,不在局限于數字本身,而在數字邏輯背后,包括茅臺理念、茅臺文化和茅臺價值等方面。透過這些方面解讀茅臺,其范本的意義更大。


      2019年,茅臺提出“文化茅臺”的建設理念,從一個新的視覺和立場,帶領消費者和社會公眾重新認識茅臺。從自我向消費者視覺轉變,茅臺給消費者全新的解讀和認識空間,從品質、工藝、文化、品牌到價值理念、品牌傳播、市場營銷等,文化茅臺以外向視覺和導向時空,讓消費者完整地重新認識了茅臺酒的工藝和品質、文化和內涵,重新獲取對茅臺酒的價值認同。


      文化茅臺,四個“融合”主張,以更加深度的滲透方式,將茅臺文化與主流文化、時尚文化、藝術文化和風味文化之中,既保留了文化茅臺的繼承價值,又拓展茅臺文化的演化元素,實現了文化茅臺酒從文化的本身,完成新老消費群體的延續、迭代和升級。


      這最為具有顯著意義的,當數一年一度“茅粉節”。


      這是一個以一個品牌消費群體為主、一個以品牌受益者,包括消費者、經銷商、合作伙伴等為一體的“節日”,在中國品牌中當數重點之重點。


      “茅粉節”,不僅展示了茅臺的品牌、文化和產品,而且還縮短了消費者、經銷商和合作伙伴與茅臺品牌的情感距離,增強了情感認同,增加了情感尊重。


      當茅臺主動放棄“國酒”的文化訴求后,更加突出貴州茅臺酒的“中國釀造精神”,并把目標鎖定世界蒸餾酒的全球消費。


      茅臺,是物質的,也是文化的、精神的、情感的。當物質生活趨于一種雷同現象時,消費者尋找與眾不同的價值,便落到了文化的和精神的層面。


      有人曾這樣問到:茅臺酒的價格高嗎?


      我回答到:談論茅臺酒的價格高低水平,一定是需要一個參照物選擇性的問題。


      如果按照當前中國個人社會消費品平均指數來看,在滿足所有大眾消費群體方面確實是有點高。但是當你按照茅臺酒年平均市場供應量和趨優消費人群對中高端白酒消費需求的增長指數綜合看,茅臺酒的價格不是太高,離一瓶XO的價格還有相當的距離可以趕超。


      當然,看待茅臺酒的價格高低一定不要局限在制造成本的角度,需要放眼到市場競爭邏輯和消費結構上去。貴州茅臺酒,當前顯然是中高端白酒“金字塔結構”上的塔尖位置,它給消費者的是一瓶超于物質價格本身的精神和文化享受。


      對茅臺酒和茅臺文化的敬畏、對茅臺酒釀造工匠精神的敬畏,這是貴州醬香白酒的基本之一。


      離開對茅臺酒的品牌信仰,貴州醬香白酒將變得輕薄,且缺乏歷史、文明、傳統的價值感。這也是茅臺鎮的釀酒工匠,一代一代傳承和延續傳統醬香釀造工藝的基本,更是茅臺鎮和貴州醬香白酒延續和弘揚的根本。


      以茅臺為范本,是繼承和學習茅臺酒對品質、文化、文明、傳統等價值的敬畏精神。


      因此,作為貴州醬香白酒產區最核心的遵義和遵義仁懷白酒產區,積極引導和促進地方醬香白酒企業自覺維護茅臺和茅臺產區,對茅臺酒的歷史、文明、工藝、產品和品牌建立尊重和保護的自覺性,提升對傷害茅臺知識產權和文化的違法成本,鼓勵創新、鼓勵創建自我品牌、鼓勵競合精神。


      不僅有利于進一步提高茅臺范本對仁懷醬香酒、遵義醬香酒、貴州醬香白酒以及世界醬香型白酒產業基地核心產區的演化效應,更有利于增強仁懷地方醬香白酒企業和貴州醬香白酒產區的關鍵資源競爭力,促進地方醬香白酒品牌化、市場化和有序健康發展,提升地方醬香白酒的品牌競爭力。


       


      產區,貴州醬香白酒的關鍵資源


      據有關數據顯示,2019年貴州規模以上白酒企業完成工業總產值1131億元,完成增加值1089.2億元,同比增長15.8%,其中仁懷市白酒產值預計達869億元,占貴州規模以上白酒工業總產值的76.83%。


      其中,茅臺集團作為貴州白酒業和仁懷白酒業的“領頭羊”,自然是地方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據數據顯示,茅臺集團2019年實現銷售收入1003億元,成為中國白酒業第一個“千億集團”。


      其中,仁懷市地方酒類企業實現產量23.6萬千升,營業收入超過200億元,上交稅收28.78億元,比2018年增加4.75億元,增長20%。仁懷醬香白酒,以占中國白酒總產量3%的份額,實現了全國白酒業超40%的利潤。


      從整個醬香白酒分布看,作為中國醬香白酒原產地和主產區的貴州赤水河流域,中國醬香型白酒前10強企業中,有9家企業分布在貴州境內。


      赤水河流域醬香白酒年總產量約為50萬千升,占全國醬香白酒總量83%。貴州茅臺、習酒、金沙回沙、珍酒、國臺、釣魚臺等貴州名酒群,在整個赤水河流域醬香白酒產業占比集中,處于絕對領先地位。


      貴州醬香白酒,賦予了仁懷這座城市鮮明的經濟特色和關鍵資源效應,更賦予了貴州白酒獨特的資源競爭力和產業區位競爭優勢。


      仁懷醬香白酒,既是“遵義白酒產區”的核心之一,也是“貴州白酒產區”的核心之一。因此,我們談醬香白酒,必談“貴州醬香白酒產區”、“貴州遵義白酒產區”和“貴州仁懷醬香白酒產區”。以“大產區”之“小產區”這樣的貴州醬香白酒白酒產業布局正在形成。


      從整個貴州醬香白酒產區看,分布區域很廣,包括赤水河流域(上、中、下游)集中產區、以及黔北產區、黔西產區(含黔西南、畢節產區)、黔東(含黔東南、銅仁產區)和黔中產區(含貴陽、安順產區)。


      其中,貴州醬香白酒主要集中在赤水河流域,占整個貴州醬香白酒產量和銷售量的90%以上,“貴州茅臺”、“習酒”等貴州醬香名酒品牌集中在赤水河流域核心集聚區。


      2018年,貴州省圍繞仁懷醬香白酒核心區和赤水河流域醬香白酒集聚區,建設世界醬香型白酒產業基地核心產區。


      “金沙回沙酒”、“珍酒”、“貴酒”、“懷酒”等系貴州老牌醬香白酒之一,尤其是“珍酒”曾作為貴州茅臺異地實驗廠,具有相當的品牌影響力和文化演化力;


      “貴酒”(貴陽大曲、黔春酒),曾為貴陽酒廠歷史名酒和貴州麩曲醬香白酒的創建者,在被“蘇酒”領頭羊“洋河大曲”收至麾下后,除繼續在貴陽修文產區生產外,從2018年開始在醬香白酒核心產區之核心仁懷建立釀造基地;


      “筑春酒”(原貴州省軍區酒廠)系老牌醬香白酒,軍轉民之后為國有企業貴州黔晟集團旗下;


      “金沙回沙酒”位于赤水河上游,系貴州名酒之一,也是貴州醬香老牌名酒之一,具有得天獨厚的地域和區位優勢,與“茅臺”、“習酒”等構成赤水河流域醬香名酒產業帶典型代表。


      從遵義白酒產區看,醬香白酒是主導者。既有中國醬香白酒的領導者品牌“貴州茅臺”,又有貴州醬香白酒的“骨干網”,諸如“習酒”、“珍酒”等。隨著近年來,以仁懷白酒為核心資源的遵義白酒產區,不斷加大品牌傳播、市場營銷、消費培育和文化滲透,“醬香消費熱”日漸走紅,以“國臺”、“釣魚臺”等為典型代表的醬香新領袖正在形成。


      2019年,“國臺酒”將仁懷地方酒類企業老牌勁旅之一的“懷酒”收至麾下,形成“國臺”+懷酒”雙品牌引擎,為國臺股份登陸資本市場新添力量。


      如果把“貴州茅臺酒”、“習酒”劃分為貴州醬香白酒業的“領頭羊”,以“珍酒”、“金沙回沙酒”、“國臺”、“釣魚臺酒”稱之為貴州醬香白酒業的“四大金剛”的話,那在“新醬香白酒熱”的未來風潮中,一股以“仁懷醬香白酒第三極現象”為典型性格的貴州醬香白酒新銳正在“出頭”,諸如貴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的“黔酒一號酒”等,類似這些酒正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勢,瞄準新一代醬香白酒“搶時間”、“奮力趕”和“潛心做”。


      在遵義白酒和仁懷醬香白酒產區,“老樹新芽”和“新貴家族”也正在形成。


      以“湄窖”、“鴨溪窖”等貴州老八大名酒著稱的濃香白酒品牌,融合醬香白酒消費趨勢和貴州醬香白酒增長態勢,紛紛轉產醬香白酒,形成了一批老貴州名酒尋找醬香突破的新潮。


      資本和資本攜資源、品牌等要素,進入仁懷醬香白酒產區“安營扎寨”者絡繹不絕,這將是未來貴州醬香白酒的一只“新力量”。


      尤其是以產業+資本擅長的洋河集團、金東資本(旗下擁有“金六?!?、“珍酒”、“湘窖”、“華致酒行”等白酒和商業品牌)、勁牌酒業、安酒集團(聯美集團控股)等,分別以收購當地酒廠擴建、直接投資新建等方式,在貴州醬香白酒產區腹地仁懷區域、赤水河流域安頓下來,精心釀酒、儲酒、藏酒,將會是未來仁懷醬香白酒的“新星”。


      因為,這些產業資本讀懂了貴州醬香白酒對“時間”和“匠心”的依賴邏輯。當未來儲足時間的醬香老酒,與其成熟的商業模式、嫻熟的營銷技巧和有準備、有儲值、有信仰的產業資本,一旦自然發酵和老熟,必將成為未來貴州(仁懷)醬香型白酒的“新領袖”或者“新看點”。


      貴州白酒,以濃香等為主的其他產區,正逐漸釋放出“香型多元化”、“產品多樣性”的新發展趨勢,醬香型白酒自然是核心所在。


      “貴州醇”作為中國低度白酒開創者,很早就開始醬香型白酒的釀造和研發,其產品與仁懷醬香白酒產區的酒有著相對個性和獨立的酒品特征;“湄窖”作為貴州濃香型名酒之一,在醬香白酒上以“鐵匠”為重點,欲在長江水系之湄江河塑造貴州新派醬香白酒。


       


      產區既要有“龍頭范本效應”

      又要有“產業聚集效應”


      從貴州醬香白酒產區到世界醬香白酒產業基地核心產區(仁懷、赤水河流域),“產區”的影響力和關鍵資源競爭力不斷提升,并愈來愈影響者企業品牌效應的形成。


      貴州醬香白酒的地域特征和區位個性明顯,與這里獨特的環境、生態、水土和氣候分不開,醬香型白酒在赤水河流域形成了一定的產業聚集效應。目前,赤水河流域的醬香白酒企業,已經形成了相當的規模,并在繼續擴大。


      相關統計數字顯示,作為醬香型白酒的典型代表和醬香白酒品牌范本,貴州茅臺酒的產能在不斷擴建的趨勢下,最終將形成56000噸年產能力;


      同時,貴州茅臺的系列醬香白的年產能規劃在56000左右,預計2020年底貴州茅臺酒與茅臺醬香系列酒的產能大致形成1:1比例;此外,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內的其他企業,也在不斷擴大產能,預計未來貴州醬香白酒核心產區,醬香白酒的生產能力將超過30萬噸。


      貴州醬香白酒產區和世界醬香白酒產業基地核心產區(仁懷、赤水河流域),在未來發展和升級過程中,一方面要加大“產區”的傳播和塑造,科學施策、統籌規劃、協同發展,讓產區為產業構建貴州醬香白酒關鍵資源競爭優勢;另一方面要加大對“產區”內的龍頭范本企業,包括茅臺、習酒等企業的保護和支持力度,統籌“龍頭范本企業”+“產區規模優勢企業”+產區小規模酒廠”協同發展,突出規模優勢酒廠的同時,支持和鼓勵小規模酒廠重點轉向“醬香白酒酒莊酒”模式,塑造一批具有區位優勢(以赤水流域為主)、品牌優勢、文化優勢的醬香白酒酒莊。


      諸如,“國臺酒莊”、“黔酒一號酒莊”等等,形成協同、鮮明的貴州醬香白酒核心產區發展格局;同時,需要加大對貴州醬香白酒產區,尤其是赤水河流域醬香白酒核心產區的生態環境、工藝遺址和釀酒文化的保護,敬畏生態環境和工藝傳統、敬仰工匠精神和釀酒文明,促進產區健康、有序、持續發展。


      貴州茅臺集團原董事長李保芳曾指出:一、不能偷工減料,對于整個核心區的企業來說,只有做好醬酒品質,才能做出區域標志性品牌;二、堅守傳統工藝,要打造真正的核心產區,一定要有堅守,來不得半點的虛假;三、堅持規范操作,工序不可簡化,要嚴格按照工序要求去做;四、要有足夠的資金支持。由于醬香型白酒的生產周期較長,若無資金支持,很多小酒企做不好醬香型白酒;五、打好生態牌,生態環境對醬香型白酒來說尤為重要,空氣、水、土壤、有機原料以及污染防治,甚至包括城鎮規模,都值得認真研究。


       


      產區既是區位競爭優勢的表現

      又是區域產業和產品特征的表現


      產區,并非是簡單的“產業區域”或“產業地塊”,就白酒產區而已,產區的區位優勢,包括地理的、生態的、自然的、氣候的要素,固然重要。但,依附于產區區位優勢而形成的人文、傳統、工藝、微生物和品質更顯特別和重要。


      “離開茅臺鎮,就釀造不出真正茅臺酒?!边@既與茅臺鎮的地理、環境、氣候和微生物有關,又與無數代釀酒人依賴茅臺鎮這篇土地都有的資源優勢,不斷歷練和老熟,融合傳統工藝和獨有人文所形成的獨一無二的產品品質有關。


      江南大學副校長徐巖,近日在談及正宗大曲醬香白酒陶壇儲藏的獨特優勢時認為:優質產區是釀造優質酒的基礎,中國白酒是最具區域性生態特征的酒類。


      茅臺核心產區釀造環境決定了正宗醬香型白酒釀造工藝。核心的產區、正宗的工藝才能釀造最優質的的醬香酒;產區和工藝決定了醬香型白酒物質組分的獨特性。正宗醬香工藝形成特有醬香物質組分優勢。


      著名白酒專家、原中國釀酒工業協會白酒專家組組長、第三四五屆全國評酒會白酒國家評委梁邦昌先生,最近撰文指出:茅臺酒,以其優越的地理環境、獨特的工藝技術,釀造出獨具一格的醬香品質。這種產區得天獨厚,玄妙的天人合一和神秘的耐人尋味,在悠久歷史歲月的積淀中,在傳奇節點效應的推助下,茅臺從業者始終堅持和充分發揮人、環境和時間的關聯作用,使茅臺酒一直位居全國名酒之冠。


      茅臺酒一騎絕塵,為行業帶來很多效應,也給許多啟示和思考,其中有兩個效應值得思考和借鑒:一是價格和價值效應,二是醬酒,尤其是赤水河醬酒大發展的效應。


      無論是徐巖校長的觀點,還是梁邦昌老先生的概要,不約地把貴州茅臺酒和貴州醬香白酒,尤其是赤水河流域醬香白酒集中帶的白酒品質,與產區的地理、傳統、人文、工藝等自然資源要素聯系起來,這既是產區和產業特征表現的基礎,也是產品品質特點彰顯的關鍵。


      任何一個釀酒師,都能將偉大的風土(TERROIR)釀造成難以入口的酒,但是即使再好的釀酒師都不能將普通的風土釀造成好酒。法國波爾多五大名莊的拉圖酒莊(CHATEAU LATOUR)總裁費德列克·安杰樂曾這樣說:我們傾向于把我們的酒看作是來自土地給予人的禮物,而不是品牌?!?/span>


      這意味著,以“貴州茅臺酒”典型代表的高端白酒來說,猶如法國波爾多地區的酒莊酒,比如說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拉圖城堡(Chateau Latour、侯伯王莊園(Chateau Haut-Brion、瑪歌酒莊(Chateau Margaux、木桐酒莊(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等法國波爾多五大名酒莊酒等等一樣,“產區”是一個決定性因素,它不但影響著釀酒原料的取舍,更影響著釀酒過程的抉擇,決定著這個產區所釀造酒的產品特征和品質認知屬性,最終影響這一酒類產區的核心競爭力和關鍵資源競爭優勢。


       


      品質,貴州醬香白酒的消費本質


      白酒,基本是什么?


      是喝酒本身的事,這是白酒業的日常,也是非日常。從消費本質上看,喝酒則是白酒業的基本,滿足消費者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是從生產端到消費端的必然,這是白酒業再日常不過的基本企業愿景。


      可以理解為,釀好酒的目的就是讓消費者喝好酒,而這個滿足消費的過程,則是白酒企業存續的基本;從消費方式上看,滿足消費者飲酒的儀式感、藝術感和情感化的精神需求,則是與酒有關的文化的、情感的、生活的非物質消費價值。這與酒本身的物質價值密不可分。因此,酒又是非日常的。


      貴州醬香白酒的12987工藝”,似乎已經成了白酒業的“超級密碼”。大凡談貴州醬香白酒的品質,就非從這神秘的地理和獨有的工藝開始。


      但,這不神秘,最為神秘的是,對成就這一壺獨特醬香白酒的地理敬畏和獨有的工藝景仰。以工匠的精神和笨人的態度,敬畏地理和文明、敬仰工藝和傳統,才是延續和擴大貴州醬香白酒競爭力的關鍵,更是貴州醬香白酒品質的核心。


      品質和對品質的認知屬性,是貴州醬香白酒的消費本質。


      一年一個生產周期,兩次投料、九次蒸煮、八次發酵、七次取酒,至少五年以上時間陳年窖藏的工藝,不僅是一粒紅櫻子高粱的歲月歷練,更是釀酒工匠的時間打磨,才足以得到一滴堪稱液體黃金的醬香白酒。


      貴州醬香白酒,“火”的重要原因在于品質和消費者對品質認知屬性的認可,即醬香白酒滿足了消費者對品質消費的需求。


      貴州醬香白酒的品質,與對產區的敬畏和對工藝的堅守,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貴州醬香型白酒依托于茅臺酒和茅臺酒產區(赤水河流域)獨一無二的釀造工藝和獨特的釀酒環境、氣候、微生物等自然要素,成就了獨一無二的產品品質和飲酒體驗。


      赤水河流域獨特的丹霞地貌和紫砂巖土壤環境,持續上千年釀酒所形成的4000多種微生物群,以及獨一無二的“高溫制曲”、“高溫堆積發酵”、“高溫餾酒”、“一年一個生產周期”、“40天制曲,至少180天存曲”、“至少5年以上時間陳年窖藏”,即“三高三長一多”的釀酒工藝,自然成就其獨有的濃郁的焙烤香和優雅的復合香,被馴化成無數的醬香白酒精靈,賦予貴州醬香白酒獨有的飲酒感官體驗和生活品味,濃郁而優雅、細膩而優美。




      時間,是貴州醬香白酒品質的保障


      一年一個生產周期只釀一季酒,1800天的等待,似乎在用人們的耐心和耐性去等待,才可以迎來一壇優雅細膩的醬香。這看似有些詩意的表達,卻始終傳遞出歲月成就的貴州醬香白酒,其品質可期、品味可待。


      精華在筆端,咫尺匠心難。”一壺醬香白酒之美,與其獨有的醬香白酒工藝和對這種工藝的匠心堅守和工匠精神。


      貴州醬香白酒獨有的、幾乎堪稱嚴苛的釀造工藝,是一代又一代釀酒工匠們繼承和延續下來,并以一種頑固的手工工匠技藝和一種矜持的傳統工匠精神,保留對傳統醬香白酒品質呈現的敬畏,才有了當前貴州醬香白酒的醉美時代。


      誠然,傳統的釀造工藝,需要貴州醬香白酒繼承和延續,并在此基礎上有不斷創新的技術升級,確保醬香白酒品質上乘的基礎上,有愈來愈多的多元化產品,以滿足消費者對醬香白酒的需求多樣性。


      這里,可以是典型的“茅臺系”,一招一式都完全依賴傳統醬香白酒工藝實現;也可以是“新醬香系”,在完全尊重醬香白酒傳統工藝的基礎上,在產品形式、消費口感、消費體驗儀式、消費體驗價值等方面,適當予以創新和升級,滿足更多輕奢消費人群和趨優消費群體對醬香型白酒新口感、新消費場景、新消費儀式(場合)等方面的需求。


      當然,這個命題的前提條件是一定不能更改醬香白酒接近嚴苛、挑剔的傳統釀造工藝,創新的方向和路徑集中在消費口感研制、產品形式創新、消費場景創新和消費體驗儀式突破等,否則就會丟掉貴州醬香白酒的品質。


      這里需要強調“新品質消費”,是我們重新認識消費者對白酒的品質認識。注重幸福感、愿意為“好口感”、“好設計”、“高品質”的白酒品牌埋單,滿足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是新中產階層和輕奢消費人群的新品質消費主張。



      文 / 貴州白酒營銷專家 萬興貴

      編輯 何濤

      編審 羅梅

      易酷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