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qnrnr"><noscript id="qnrnr"></noscript></tt>
    <b id="qnrnr"></b>
    <cite id="qnrnr"><span id="qnrnr"></span></cite><rt id="qnrnr"><optgroup id="qnrnr"></optgroup></rt>
    1. <cite id="qnrnr"></cite>
    2. 川黔之爭本質爭的是什么?
      2020/7/17 9:02:00
      來源: 云酒頭條 雪球
      【中國白酒網】川黔兩地,讓整個中國白酒行業都向西南傾斜。
      最好的產區、最強勢的香型、最大的名酒企業……讓這里成為中國白酒不二的中堅力量。
      而將“西南”二字拆開,川酒和黔酒又是最大的競爭對手——川酒以占全國四成以上的產量,占據四成以上的營收;黔酒以占全國不到4%的產量,占據四成以上利潤。
      一個在規模體量上具備壓倒性優勢,一個在盈利能力上讓其他省份望塵莫及。各勝一招、旗鼓相當,才是川酒和黔酒競爭的真味。
      這意味著,產量、營收、利潤等規?;瘮祿膶Ρ?,仍不足以反映當下川酒和黔酒競爭的全貌。既如此,“川黔之戰”的本質,究竟是什么?

          

      爭什么?

      川黔之戰,品牌之爭是基礎。
      五糧液茅臺,就是川酒與黔酒的縮影。2019年,茅臺集團和五糧液集團先后跨越千億營收,白酒行業隨之進入千億時代。
      在深度調整與深化改革之后,五糧液已構建起適應未來競爭的現代營銷體系,加之第八代經典五糧液和501五糧液上市,五糧液正在進入一個新的歷史發展時期。今年,五糧液又提出要打造“四個標桿”,欲在更高層次追求行業領先。
      而緊攥行業定價權的茅臺,依然在行業老大的位置上巋然不動。隨著新領導班子就位,公司發展活力進一步得到激發,營銷扁平化改革的提速,又讓茅臺找到新的利潤增長點,始終保持高速、穩健發展的確定性。
      頭部競爭之外,川黔白酒梯隊品牌之間的賽跑,在今年也呈膠著狀態。
      在四川省的規劃中,“六朵金花”為頭部品牌,五糧液之后,瀘州老窖、郎酒、劍南春等都位居行業前列,頭部陣營結構健康、完善;與川酒頭部陣營的百花齊放相比,黔酒第一梯隊斷層明顯,習酒被納入“茅臺系”,茅臺更是一枝獨秀。
      再看第二梯隊,2019年川酒“十朵小金花”出爐,作為川酒腰部力量被重點打造,川酒“6+10”格局形成。
      此前,川酒的結構被叫作“啞鈴型”,腰部細,“十朵小金花”就肩負著改善這一不健康結構的重擔。誕生一年至今,川酒的所有重要場合,都少不了“十朵小金花”的影子。
      在四川強有力的支持帶動下,2019年豐谷酒業業績大幅增長,正快步重返巔峰;仙潭模式創變,找到用互聯網做酒的新路子;小角樓重啟全國市場,敘府酒業營收倍增……
      “十朵小金花”齊頭并進的同時,黔酒第二梯隊也呈現整體性崛起的趨勢。
       2019年金沙酒業銷售收入創下新高,確定百億戰略;“醬酒第二股”的目標將國臺推向行業前端;珍酒加速涅槃,開啟新十年征程,成為“七醬”之一;巖博酒業找到特色化之路,成功出圈;宋代官窖成新晉潛力股;昔日黔酒“老大”貴州醇因為朱偉的到來重回行業視野……
      一直以來,川酒的梯隊優勢都非常明顯,但在黔酒品牌此起彼伏的熱潮面前,這樣的優勢正在逐漸縮小,越來越向平分秋色靠近。
      其次是資本吸引力的比拼。
      1999年,天士力大健康產業集團到茅臺鎮投資酒廠,今天,國臺酒業已站在資本市場門前;
      2007年,湖北宜化集團收購金沙酒業;
      2009年,華澤集團通過旗下華致酒行競購珍酒;
      2011年,海航集團出資7.8億元收購貴州懷酒廠,2020年易主國臺;
      2012年,維維股份收購貴州醇,2019年易主綜藝集團;
      2013年,娃哈哈投資領醬國酒;
      2016年,洋河收購貴州貴酒;
      2017年,勁酒入駐茅臺鎮;
      2018年,海銀集團稱將在遵義投資500億元布局白酒產業;
      2019年,金東集團宣布投資245億元入局茅臺鎮;
      2020年,巨人集團打造黃金醬酒。
      它們中有的風生水起,有的落寞離場,有的易主而活,有的攜勢而來。
      巨量資本前仆后繼涌入貴州,帶來資金實力、新鮮思維、管理經驗,無疑極大地提升了黔酒競爭力,迅速促使黔酒擴容。借助資本的力量,醬酒價值找到更多傳播載體。
      在四川,資本目光投射過來的時間要晚一些。
      2015年川發展酒業成立;2017年,會展大王鄧鴻以環球佳釀殺入酒業,連續整合兩家川酒;同年川酒集團成立;2018年,綠地酒業先后進入宜賓、瀘州;同年,阿里巴巴20億元戰略投資1919……
      從這一層面來看,得益于居高不下的醬酒熱,黔酒依然是業內外資本最看好的板塊,投資力度及密度遠高于川酒。但相比之下,資本對川酒的布局更廣一些,涉及白酒產業鏈上更多環節。
      最后,濃香品類與醬香品類的相互博弈與制衡,也是川黔永恒的話題。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至今,濃香型白酒生產規模不斷擴大,并早已占據半壁江山。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茅臺主導市場這些年里,醬酒市場份額不斷提升,尤其是近兩年,醬酒市場增長速度高于行業平均增速2倍以上。
      透過市場份額的變化,可以看到醬酒價值正加速釋放。雖然川酒一直以產區為品質表達,但在香型價值的塑造與傳播上,不如黔酒來得雄赳赳、氣昂昂。
      尤其在《世界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企業共同發展宣言》簽署之后,赤水河流域作為醬酒核心產區,其價值塑造又邁上了新的臺階。
      不過,川黔的香型之戰卻不是簡單的濃醬之戰,“川派醬香”正在快速成長。
      一方面是郎酒、潭酒等既有醬酒企業,另一方面是四川正在大力投資醬酒發展,例如投資200億元的茅溪鎮醬酒園區。
      “川酒=濃香”的認知局限,終將被完全打破,屆時在川黔香型博弈中,川酒是否會多一分贏面也未可知。

          

      上層建筑決定產業生態?

      川酒和黔酒呈現出完全不一樣的產業生態和發展方向,其中最大的決定因素,無疑是川黔政府的產業發展政策。
      2018年,四川提出構建“5+1”現代產業體系,包括食品飲料產業,并將優質白酒納入全省16個重點產業領域加以扶持發展。
      同年,貴州提出“十大千億級工業產業振興行動”,白酒產業成為壓艙石。

      在產業定位上,兩省都把白酒產業作為經濟支柱產業發展。但在具體打造思路和發展路徑上,卻大有不同。

      2011年4月9日,貴州省委、省政府在仁懷市召開支持茅臺酒廠加快發展專題會議,提出“貴州最有名的企業是茅臺集團,對提升貴州影響力和知名度發揮作用最大的品牌是茅臺”,并強調用5至10年時間把茅臺酒打造成為“世界蒸餾酒第一品牌”。

      先把龍頭做強做大,再帶動整個黔酒的發展,這是貴州的主要思路。黔酒的產業生態,無一不是在茅臺的影響下形成——茅臺品牌代表黔酒品牌、茅臺文化代表黔酒文化、政策支持以茅臺為核心、人才戰略以茅臺為重心、原料供給以茅臺為首要。
      而在四川,“老大哥”五糧液是全省工業領域4家千億企業之一,四川的目標是把五糧液建成世界著名、中國領先的現代企業集團,率先成為四川省進入世界五百強的地方企業。
      而更多時候,五糧液則是和其余五朵金花一起,以“六朵金花”的陣容出現。2019年2月,五糧液、瀘州老窖、劍南春、郎酒、舍得、水井坊等川酒“六朵金花”共同發起成立四川名優白酒聯盟,抱團做精川酒技術、做深川酒文化、做強川酒品牌、做大川酒市場,標志著川酒產業開啟抱團發展、聯動發展階段。
      在對外展示上,貴州有“黔酒中國行”,四川有“川酒全國行”。但前者由貴州省政府與茅臺集團共同舉辦,后者則由四川省政府與“六朵金花”共同舉辦。
      正是由于川酒具有抱團發展的基因,才在“六朵金花”的品牌影響力基礎上打造出“十朵小金花”,不僅整個產業梯隊鐵板一塊,在各梯隊層級內部,也是密不可分。
      但這并不意味著黔酒產業生態分散,不同于川酒整齊的前進節奏,黔酒更似神合。

          

      川黔之戰的本質是什么?

      黔酒之神合,凝結于一個“醬”字。
      雖然茅臺在頭部陣營一枝獨秀,黔酒第二梯隊品牌爭奇斗艷,但最終歸于一點,都是在黔酒打造醬酒產區的大版圖里。
      2017年至2019年,連續三屆中國(貴州)國際酒類博覽會上,貴州省委書記孫志剛,省委副書記、省長諶貽琴的出場都是“標配”。此前數屆酒博會,出席的貴州省領導陣容、規格也并不低。
      從貴州酒博會的領導出席名單,就能感受到貴州對于白酒產業的重視,可謂將白酒產業的發展作為全省最重要的事來做,放到了最高的位置。
      貴州在打造白酒產業的過程中,把“地理優勢”“資源優勢”“文化優勢”轉化成為“競爭優勢”,成為醬香品類龍頭,輸出的是一個貴州白酒產業的整體形象,以差異化的地理、文化、工藝和香型價值打造產區品牌,在產區知名度、影響力等方面表現得可圈可點。
      2008年,四川提出打造“中國白酒金三角”,即瀘州、遵義、宜賓所形成的三角地帶,區域內匯集諸多名酒。而與四川劃定大產區來突出瀘州、宜賓等小產區不同,貴州則是“以小見大”。
      稍加梳理可以發現,黔酒強調的關鍵詞,往往是赤水河、茅臺鎮、“12987”工藝、紅纓子,而這些已經成為整個黔酒的代表元素??梢哉f,整個貴州產區都被打上了這樣系統化的標簽。這意味著即使黔酒各大小企業發展方向不一、路徑不一,但是塑造出的整體產區形象卻是統一的。
      黔酒的強項在于塑造整體產區影響力,而川酒的強項在于經濟政策引導力。
      今年4月,四川省經信廳印發《優質白酒產業2020年重點任務》(以下簡稱《重點任務》)的通知,要求圍繞抓好產業政策引導、推動重大項目建設、支持企業做大做強、提升川酒質量效益、抓好重要活動舉辦、整頓規范市場行為、推進產業融合發展等七大方面,推進白酒產業發展,其中過半都是經濟支持政策。
      對于腰部企業,《重點任務》首次出臺“十朵小金花”專項獎勵政策,設置“營收最快增速獎”“利潤最快增速獎”。
      此前,瀘州產區更是“一企一策”支持白酒產業發展,新建窖池、新建庫區、提升規模、綠色環保、招商引資等都有相應的資金獎勵,規模以上酒類生產企業統計人員也有2000元/年的統計信息采集補助,可謂真金白銀地推動產業發展。
      這場恒久的“川黔之戰”里,以政府之手作為主要引導,四川和貴州白酒產業選擇了不同的思路,走上了不同的路徑,最后塑造了兩個省不同的白酒產業發展能力和產區自我成長能力。
      上述川酒2020年的七大重點任務,其實是四川在對白酒產業重新進行梳理之后,賦予川酒產業體系發展的新使命。例如產業融合,就是將川酒放在了更大的經濟體系中去打造。
      去年,“川酒全國行”行走到第三年,這是四川落實建設“食品飲料萬億級產業集群”、優先發展名優白酒等千億級產業的重要舉措。四川省政府、各產區、各企業無一缺位,產業聚合的力量正在爆發。
      而這種變化在貴州也在上演。
      2020年6月,《世界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企業共同發展宣言》的簽署,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時刻——貴州劃了一個更大的“圈”,把白酒產業的經濟帶動作用置于更大的發展格局中,這是黔酒在產業頂層設計上的又一次突破。
      在今年全省兩會期間,四川省即提出,“發展現代產業是我省提升核心競爭力和實現現代化的關鍵,務必緊盯既定方向,打造一批特色支柱產業?!?/span>
      貴州則提出“加快新舊動能接續轉換”“堅持高端化綠色化集約化,落實好十大千億級工業產業發展年度行動計劃,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8.5%左右?!眱墒《荚趶娬{產業發展方式的重要性。
      尤其在今年疫情之后,經濟發展面臨更多可能和挑戰,“川黔之戰”的本質更加凸顯——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誰能在產業發展方式的轉變中走在前面,誰能在產業轉型、產業升級、產業創新中由上至下形成更大的合力,誰就有更多機會在競爭中占據上風。
      易酷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