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qnrnr"><noscript id="qnrnr"></noscript></tt>
    <b id="qnrnr"></b>
    <cite id="qnrnr"><span id="qnrnr"></span></cite><rt id="qnrnr"><optgroup id="qnrnr"></optgroup></rt>
    1. <cite id="qnrnr"></cite>
    2. 部分中小酒企死亡邊緣徘徊
      2020/7/27 9:13:00
      來源: 欒立 第一財經

      高端白酒酒價、股價雙創新高 部分中小企業死亡邊緣徘徊

      【中國白酒網】從2016年開始,白酒上市公司業績持續高速增長,但到2019年,白酒股業績增長已初顯疲態,各家企業的營收增速都有不同程度放緩,市場提價的效果也明顯衰退。

      隨著連續3年快速恢復之后,白酒上市公司的酒價和股價在今年雙雙創下新高,但市場對位于新高點的白酒行業的擔憂也與日俱增,特別是7月16日A股大跌之后。在分析人士看來,白酒的股價和行業的實際情況確有偏離,在疫情推動下,白酒行業將迎來新一輪調整期,但區別于2012年那一輪深度調整,本輪調整的主基調是洗牌,但結構性增長的格局并不會改變。


      白酒行業再次站上高點

      從2016年開始的白酒行業復蘇在今年達到了高點,特別是在股價上,在貴州茅臺的帶動下,白酒股從2020年3月底開始啟動,一路氣勢如虹、連創新高。
      其中,貴州茅臺從949.02元的前期低點啟動,到1787元的歷史新高,漲幅高達88.3%;而五糧液、瀘州老窖等頭部白酒企業的股價也都創出新高,五糧液股價從97.32元啟動,到歷史新高226元,漲幅超過132.2%;瀘州老窖從64.88元啟動,到131.2元的新高,上漲102.2%,而整個白酒板塊都漲幅驚人。
      另一方面,股價之外,經過多輪提價,各頭部酒企業的核心產品價格也達到了歷史高位,盡管今年白酒銷售受到疫情的影響,但一線名酒的產品價格依然保持漲勢。
      記者走訪市場發現,有著白酒風向標的53度飛天茅臺500毫升的市場價格今年以來依然不斷上漲,有貴州當地茅臺經銷商透露,在2020年端午節之前,53度飛天茅臺的一批價上漲至2400元/瓶左右,端午節后酒價有所回落,但近期一批價再度沖高至2550元/瓶。在北京的部分連鎖酒行中,53度飛天茅臺的零售價格已經超過2800元。
      另有北京零售商稱,目前2018年飛天茅臺原箱的一批價已經到2800元~2900元/瓶,而茅臺酒的價格水平已經超過了2012年上一輪調整之前。


      五糧液的一批價格也同步水漲船高,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52度經典五糧液500毫升的批價一度跌回900元/瓶,但近期隨著市場的逐步恢復,五糧液的批價目前在930元~940元/瓶。


      而且從趨勢上看,白酒企業還有進一步提價的意圖。

      就在今年7月初,瀘州老窖方面對核心產品52度國窖1573的建議零售價從1099元/瓶上調至1399元/瓶,并在7月21日下發通知要求暫停接收1573訂單及供應,進行新一輪控貨挺價。7月份今世緣也對旗下國緣部分產品的零售價和團購價均上調了10~15元/瓶。
      在酒價與股價雙高的同時,白酒企業也在加速擴產。


      7月12日,五糧液公告稱,將啟動12萬噸生態釀酒項目(一期),總投資約12.68億元,而這也是2017年10萬噸技改項目之后,五糧液再次宣布擴產;今年3月,瀘州老窖也宣布發債募資40億元,大部分用于釀酒工廠技改項目二期工程,預計將新增基酒產能10萬噸。
      根據不完全統計,其他如古井貢酒、郎酒、山西汾酒、口子窖等白酒上市公司都有公布技改或擴產的計劃,特別是頭部酒企,擴產規模較大。
          

      市場擔憂情緒在累積

      隨著白酒股股價和酒價雙高,市場的擔憂情緒也在積累,特別是在7月16日當天。
      7月15日晚,人民日報旗下新媒體平臺《學習小組》發表《變味的茅臺,誰在買單?》一文,文章質問:茅臺酒憑什么成為官場腐敗硬通貨?文章指出,酒是用來喝的,不是用來炒的,更不是用來腐的。

      次日,貴州股價茅臺大跌近8%,報收1614元,市值蒸發1739.9億元,在茅臺的帶動下,白酒板塊全面下跌,多股跌停,而在隨后的一周中,白酒股也沒有再維持此前的強勢走勢,稍有風吹草動,即率先下行,在上一個交易日(7月24日),白酒股再次集體大跌。


      在酒業分析師蔡學飛看來,這也是一種市場恐慌情緒的釋放,近期白酒股漲幅過快,市場本身存在恐慌情緒,而且部分A股上市酒企的股價與其實際經營情況已經嚴重背離。
      從2016年開始,白酒上市公司業績持續高速增長,其原因主要來自于兩方面,即連續提價帶來的直接增長和消費升級帶動的結構性增長。但到2019年,白酒股業績增長已初顯疲態,各家企業的營收增速都有不同程度放緩,市場提價的效果也明顯衰退。特別是部分區域酒企,經過多輪提價后,其品牌力和市場基礎,已經不足以支撐其進一步提價。
      早在2018年底的一次論壇上,時任茅臺董事長的李保芳曾公開表示,這一輪白酒行業增長的特點是市場的優勢資源不斷向頭部市場集合,馬太效應明顯,但并非行業常態,大企業的基數已經很大,不可能無限期高速增長,這并不符合經濟規律。


      而另一方面,2020年初暴發的疫情,讓國內白酒消費一度暫停,雖然目前市場正在恢復,但進程并沒有股價體現的如此之樂觀。
      此前招商證券草根調研數據顯示,端午期間,茅臺動銷恢復至去年同期水平,五糧液恢復了八至九成,而其他部分區域白酒品牌恢復了七至八成。
      在銷售終端部分,有國內連鎖上市酒行負責人告訴記者,今年4~5月份時,公司的銷售還只恢復了七至八成,而6月份的銷售才剛剛恢復到去年同期水平并略有增長。在走訪中,多數酒商都把今年的增長寄托于中秋和春節市場之上。


      此外,在白酒股股價波動的背后,還有一層來自對行業未來調整預期的擔憂,這也是2012年白酒行業深度大調整的后遺癥。
      上一輪白酒行業的發展高峰是在2011年,當年白酒價格快速上漲,茅臺市場價格一度突破2200元/瓶,但之后“塑化劑”等重大事件接連不斷,讓白酒行業結束了黃金十年,轉入深度調整期,特別是在2012年中秋,由于市場需求萎縮,庫存快速加大,渠道壓貨嚴重,最終經銷商大量拋貨,高端白酒價格崩盤,大量名酒產品價格腰斬。
      上一次深度調整對于行業而言是一次“硬著陸”,因此當白酒再次站上高位,對于這種政策風向變化,反應也變得敏感。
          

      疫情下白酒加速進入新調整期

      在業內看來,處于高位的白酒行業確實又到了一個新的調整期的路口。
      本月中國酒業協會(下稱“中酒協”)公布的第五屆理事會工作報告顯示,全國規模以上白酒企業銷售收入從2018年重新開始增長,而凈利潤近3年的增速則呈現爆發趨勢,分別為同比增長16.1%、21.5%和13.7%。


      中酒協理事長宋書玉看來,白酒產業從2016年開始觸底反彈,經過3年的高速發展,即便沒有疫情,2020年也應該是行業調整之年,行業不可能一直如此高速增長,而突發的疫情會給本輪產業調整增加幅度,白酒企業應該借機主動觸底。
      不過新一輪白酒行業的調整和2012年時的市場情況完全不同。


      北京酒類流通行業協會秘書長程萬松告訴記者,2012年與其說是調整,倒不如說是行業震蕩,倒逼白酒企業不得不走出政商消費的舒適區,轉而面向大眾消費,而消費群體的轉換需要時間。另一方面,白酒市場銷售和生產計劃間的相互影響較為“遲鈍”,生產計劃的調整往往滯后于市場銷售的變化。
      在他看來,目前消費者群體轉化已經完成,酒企主動觸底也是一種增加經營柔性的做法,因為在疫情暴發之后,消費需求受到抑制,渠道承壓,白酒企業也可以考慮主動的放低營收或利潤的增長目標,加快調整、消化庫存,提升自身經營的健康度。
      因為下一程白酒行業擠壓式增長會更加激烈。

      中酒協數據顯示,近年三年白酒上市公司增長的背后,是殘酷的行業淘汰賽,5年間規模以上企業從2551家減少至2021家,而生產總量從6224萬千升減少至4898.6萬千升,減少了25.6%。

      “中國酒行業已經進入新的階段,未來不需要那么多白酒企業?!辈虒W飛告訴記者,而新一輪調整則是在中國白酒產能大幅下降,但產品價格升級明顯的背景下,開始的新一輪行業內部整合。
      而疫情則加速了中小企業淘汰的進程,在今年6月底舉行的瀘州老窖股東大會上透露的信息顯示,疫情5個月來,很多中小酒企位于死亡邊緣,7~10月間則是很多中價位產品的“鬼門關”。

      白酒專家肖竹青也認為,新一輪白酒行業調整中,結構性調整的大方向并不會發生改變,市場份額會加速向頭部企業聚焦;另一方面,全國性白酒品牌的市場格局已定,而白酒上市公司中大多是省級龍頭,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并購發生在其和區域酒企之間。

      易酷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