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qnrnr"><noscript id="qnrnr"></noscript></tt>
    <b id="qnrnr"></b>
    <cite id="qnrnr"><span id="qnrnr"></span></cite><rt id="qnrnr"><optgroup id="qnrnr"></optgroup></rt>
    1. <cite id="qnrnr"></cite>
    2. 19家白酒企業三季報出爐 行業兩極分化加劇
      2020/11/3 9:44:00
      來源: 趙述評 魏茹 北京商報
      【中國白酒網】由于處于白酒傳統旺季,三季度向來是衡量酒企的重要節點,疊加疫情影響,上半年消費場景幾乎停滯,處于白酒旺季過渡期和疫情后期的三季度便顯得與眾不同??v觀19家白酒上市企業,三季度單季業績出現強勢反彈。其中,營收、凈利雙增長的達到13家,營收實現正增長的達到16家,凈利潤正增長達到13家。在強勢增長的背后,白酒行業分化加快,差距進一步拉大,充分體現頭部酒企抗壓能力。在業內人士看來,一線白酒企業的發展,將同步帶動整體白酒板塊提升;同時,隨著行業集中化越來越高,一線酒企的優勢將更加凸顯,從而對中小型區域酒企形成進一步擠壓態勢。

          

      盈利能力普遍提高

      縱觀今年前三季度,受疫情影響,一季度消費幾乎停滯,二季度市場處于回暖期,三季度開始出現強勢反彈。記者梳理發現,一季度僅有茅臺、五糧液和汾酒實現營收、凈利雙增長,營收、凈利潤實現增長的酒企分別只有5家。隨著疫情好轉,消費恢復,二季度實現營收、凈利雙增長的有10家,營收增長的有11家,凈利潤增長的有10家。疫情后期疊加白酒旺季,三季度實現營收、凈利雙增長的酒企增長至13家,營收、凈利實現正增長的分別有16家和13家。

      從行業整體數據來看,19家白酒上市企業在三季度盈利能力整體增強。記者對比財報數據發現,前三季度有8家酒企凈利潤增幅超過營收增幅,上半年僅有6家。在三季度單季,凈利潤增幅超過營收增幅的酒企有11家??梢?,隨著消費恢復,一線酒企領漲,白酒企業盈利能力開始逐步回升,并實現持續增強。


      對此,五糧液相關負責人表示,隨著產品結構不斷優化,公司盈利能力持續增強,并為全年兩位數增長目標實現奠定基礎。
      針對全年預期,白酒營銷專家蔡學飛指出,一線名酒將持續走強甚至碾壓式增長。由于疫情影響,消費理性回歸,消費者更多的選擇性價比高的產品,即品牌溢價能力更高的一線名酒,在這一消費趨勢下,部分中小型酒企很有可能會退出市場。

          

      擴張性需求被延后

      事實上,白酒企業業績在第三季度出現強勢反彈,無疑再次歸咎于疫情帶來的“后遺癥”。疫情期間,消費場景停滯,從酒企的營銷活動到消費者的商務宴請等均被迫延后甚至停滯。記者梳理發現,由于線下促銷活動的缺失,大部分酒企將營銷活動轉移至線上,酒企高層也開始下場直播帶貨。
      隨著疫情好轉,白酒旺季的預熱活動便早早開始。公開資料顯示,今年8月,水井坊邀請黃磊、李響在江浙兩省進行品牌巡回路演活動,為雙節活動預熱。同時,瀘州老窖的“窖齡研究所”快閃店也接連在成都、天津落地。此外,在下半年酒企招商活動也相繼展開。
      對此,蔡學飛告訴記者,一方面,今年第一、二季度,如婚慶宴請、商務禮品等剛需性消費被迫推遲,第三季度開始逐漸開放,因此,酒企核心市場出現強勢反彈屬于正?,F象。另一方面,部分酒企擴張性需求周期被推遲。如汾酒,以及有上市需求的國臺酒業、郎酒,受疫情影響酒企擴張速度被打斷,以汾酒為代表的酒企品牌活動在第三季度出現爆發期。

          

      產業集中度提高

      自2013年行業調整期到來后,白酒上市企業在逐年增長的同時,行業集中度越來越明顯,疫情時代加速白酒行業分化趨勢。記者梳理發現,2020年1-9月,19家白酒上市企業總營收達到1909.92億元,同比增長5.1%。其中,僅茅臺、五糧液兩家企業前三季度的營收就有1097.08億元,占比57%。第一梯隊的茅五洋瀘汾營收總和達到1505.95億元,占據19家上市白酒企業總營收的78.85%??梢?,剩余14家白酒上市企業營收僅不到30%。

      在白酒行業專家肖竹青看來,茅五洋瀘汾已經成為中國白酒行業全國性品牌第一梯隊,現有市場環境下幾乎已經沒有了新的白酒品牌成為全國品牌的機會。


      從第三季度數據來看,疫情加速白酒行業洗牌。記者對比發現,茅、五營收在百億區間,同在第一梯隊的洋河、瀘州老窖和汾酒,也實現強勢增長。同時,區域強勢品牌也在核心市場實現強勢反彈,且酒鬼酒、汾酒、瀘州老窖、老白干凈利潤增速均在50%以上。在業內人士看來,在行業調整和疫情沖擊的雙重壓力下,很多上市酒企能快速穩住業績波動。對比調整不利、疫情面前失措的酒企,或將進一步拉大與一線酒企的差距。
      肖竹青進一步指出,伴隨著過去十年房地產價格暴漲,白酒的傳統銷售終端餐飲酒店和超市酒行的房租也隨著暴漲,因此各終端被迫將終端上漲的費用轉嫁給各個酒廠。終端的前置性現金費用補貼、陳列費、促銷費逼迫各大名酒廠紛紛漲價,通過漲價加大終端市場現金費用投入,通過漲價拉大價差增強終端推銷指定品牌的積極性。沒有品牌溢價能力的酒廠或者供過于求的酒廠很難通過漲價來滿足不斷水漲船高的終端費用需求和終端毛利率提升需求。

      易酷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