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qnrnr"><noscript id="qnrnr"></noscript></tt>
    <b id="qnrnr"></b>
    <cite id="qnrnr"><span id="qnrnr"></span></cite><rt id="qnrnr"><optgroup id="qnrnr"></optgroup></rt>
    1. <cite id="qnrnr"></cite>
    2. 白酒行業并購提速 資本能否名利雙收
      2021/1/14 10:04:00
      來源: 周子荑 中國商報

      【中國白酒網】繼復星系資本豫園股份拿下舍得酒業后,2021年1月10日,ST亞星又把景芝酒業收入麾下,同時,古井貢酒“牽手”明光酒業也有實質進展。2021年伊始,白酒行業并購提速,白酒資產緣何成為“香餑餑”?

          

      送走今世緣 迎來ST亞星


      山東龍頭酒企景芝酒業近日可真忙。剛送走了“曖昧已久”的今世緣,又迎來了業外資本ST亞星的入主。

      1月10日,ST亞星發布公告,稱其與景芝酒業簽訂了《合作意向協議》,雙方同意上市公司或其下屬子公司以現金收購的方式取得景芝酒業白酒業務的經營性資產。本次交易完成后,ST亞星將取得景芝酒業白酒業務資產的控制權。

      據悉,景芝酒業和另一區域名酒今世緣“曖昧”已久,早在2018年10月,今世緣便與景芝酒業大股東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書》擬收購其持有的景芝酒業部分股權;2019年12月,今世緣公告擬用自有資金2.45億元參與發起產業并購基金的設立,專門用于收購景芝酒業;不過,雙方“聯姻”之路并不順利,2020年12月,今世緣公告終止設立產業并購基金,雙方“牽手夢”終破碎。


      這廂持續兩年的“聯姻”剛剛告吹,那廂一輪新的接洽已經開始,景芝酒業真是搶手。對于景芝酒業“送走”今世緣卻“牽手”ST亞星的原因,記者致電景芝酒業相關負責人,但截至記者發稿,并沒有收到對方任何回復。

      值得注意的是,ST亞星主要從事化學品的生產銷售,2020年前三季報營收為4284萬元,凈虧損1998萬元。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對記者表示,ST亞

      收購景芝酒業屬于業外資本經營不善尋求突破的典型案例,其目的是通過收購時下十分火熱的白酒資產來提高自身品牌溢價,提振股市信心。

      數據顯示,1月11日,ST亞星開盤一字漲停,報收6.27元/股。

         

       現多個漲停板 投機還是投資

          

      實際上, 因拿下白酒資產而漲停的不只ST亞星,2020年以來,白酒是資本市場的“香餑餑”,和白酒沾邊的多只個股飄紅,收購白酒資產足以受資本市場追捧。

      2020年12月,披露收購紅星股份的消息后,大豪科技連拉11個漲停板;“飲下”舍得酒后,2021年初,復星系資本豫園股份也拉升了四個漲停板。
      對此,消費品營銷分析師肖竹青對記者表示,資本本身就有逐利的屬性,收購白酒資產一是因為白酒行業產業鏈條長,深得政府支持,且利潤水平高;二是因為當前環境下,資本缺少投資渠道,民生消費類投資相對安全。
      金融數據和分析工具服務商萬得(Wind)數據顯示,白酒指數從2020年3月19日的30009.32點上漲到了2020年12月31日收盤的94106.77點。白酒指數2020年的漲幅為137.47%,后三個月的漲幅為76.42%。而上證指數2020年的漲幅為13.87%,后三個月的漲幅為7.92%。

      資本頻頻“飲酒”和白酒股市飆升是否“同出一脈”呢?天風證券食品飲料行業首席分析師劉暢對記者表示,資本頻頻進入白酒市場說明行業景氣度在持續向上,從一級市場導入二級市場的資金越來越多。不過,資本在推高白酒行業資產的同時,泡沫也在聚集。


      一位長期從事白酒行業的內部人士張皓然則對記者介紹,從避險的角度看,資本收購白酒資產和炒高白酒股的邏輯相似。但股市更偏重某一階段的情緒,偏投機,而資本布局白酒產業看中的是行業中長期發展,偏投資。

          

      白酒并購提速 資本能否名利雙收


      2020年白酒行業并購潮漸起,2021年行業并購提速,除了資本大鱷熱衷“飲酒”,白酒行業內部也在加速并購整合。

      業外資本方面,2020年5月,復星系資本豫園股份拿下金徽酒29.99%股份,后又進行增持。同年12月底,豫園股份再次拿下舍得酒業70%股權;2020年8月,江蘇綜藝收購枝江酒業71%股權;2020年11月,大豪科技公告擬收購紅星股份100%股權;2020年12月,ST巖石公告擬收購上海貴酒部分股權。


      業內資本也不甘示弱。據悉,2020年1月,國臺酒業入主貴州海航懷酒,開啟年內行業收購的先河;2021年1月10日,安徽龍頭酒企古井貢酒公告表示,其收購明光酒業60%股權的事項已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手續。
      白酒行業分析師歐陽千里對記者表示,業外資本介入白酒行業多是“降維進入”,希望傳統產業能夠保值、升值;業內資本加快并購多是“補充產能”或“老牌翻新”,畢竟產能及品牌都很難在短時間內建立起來。
      并購白酒標的后股市成績斐然的資本能否實現名利雙收?對此,蔡學飛認為,目前并購雙方只要不是出于短期炒作資本的目的,伴隨著白酒板塊的持續發展,都會有所得。
      劉暢則認為,無論從國家層面還是區域層面,白酒行業都在向頭部集中,資本進入白酒行業是想加速行業集中化趨勢,并在向好的大周期內變現。至于能否獲利取決于其投資標的的產品力和渠道力。未來五年,白酒市場競爭會更加激烈,對于全身而退的資本能占多大比例,應謹慎觀望。

      易酷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