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qnrnr"><noscript id="qnrnr"></noscript></tt>
    <b id="qnrnr"></b>
    <cite id="qnrnr"><span id="qnrnr"></span></cite><rt id="qnrnr"><optgroup id="qnrnr"></optgroup></rt>
    1. <cite id="qnrnr"></cite>
    2. 仁商仁匠 | 張方利:半世生涯,為誰醉,為誰忙?
      2021/7/30 14:28:00
      來源: 黔酒股份


      編者按:


      資本跨界,逐鹿赤水河畔。醬酒很熱,狂歡之下,我們應如何找到一瓶好醬酒?


      人是一切的核心。醬酒萬千,不同的人,賦予它不同的特質和個性,以及不同的價值取向。畢竟,做人如做酒,做酒便是做人:人的追求,就是酒的追求;人的原則,就是酒的原則;人的品格,就是酒的品質。


      自2018年起,仁懷產區酒企進入代際傳承時代。繼創業先輩之后,更多新生力量崛起,傳承、續寫仁商精神。此次,糖酒快訊聯合仁懷市青年商會,共同推出“仁商仁匠”之仁懷產區人物系列報道。我們走近仁懷產區,走近產區的那群人,以客觀的觀察,去看產區前輩和所有從業者們的奮斗、堅守和傳承。


      我們堅信:讀懂那些做酒的人,才能真正讀懂赤水河畔的那一瓶瓶酒。




      人物簡介:

      張方利:曾創辦貴州省仁懷市鄉巴佬酒廠,現任貴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2001年當選仁懷市人大代表、從2006年當選市人大常委,以及擔任仁懷白酒工業協會副會長、遵義民營白酒工業協會副會長等職。




      仁懷因酒而興,當地人不管做什么,生活工作中多少都與酒有所關聯。張方利原本從不喝酒,但上班的第一天,就接觸了酒。


      1979年,張方利頂替爺爺去了仁懷縣魯班區食品站?!吧习嗟谝患戮褪琴u酒,接替別的營業員盤點移交,當時還是用最原始的酒提子舀,一提五斤。我從來不喝酒,舀完幾千斤的酒就醉倒在那兒了?!?





      雖不至于真醉,但緣份就這樣結下了。


      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偏遠的貴州因改革開放而有了一點點的變化。仁懷縣鼓勵發展酒業,尤其在1985年政策明朗之后,大量的國有企業都在開辦酒廠。在當地人的記憶中,仁懷的陶瓷廠、農具廠、茅壩食品站,以及魯班的供銷社、食品站等,都成立了酒廠,“食品站的酒廠建成最早,大概在1958年?!?


      魯班食品站的主業是收購生豬,副業才是做酒,“酒廠叫臺鄉窖,是仁懷第一家酒廠,也是背景比較硬的,歸仁懷商業局直接管轄?!痹谌蕬押芏嗬厢劸迫擞∠笾?,除茅臺之外,仁懷做酒歷史最早的,就是臺鄉窖、懷莊們。


      就這樣,張方利開始負責烤酒、收購和保管基酒,以及安排包裝等等,與酒的淵源越發地深厚。1984年,張方利去到貴陽財經學校讀書,兩年之后畢業。他回到仁懷,帶著一批老同事出體制創業。


      此時的張方利,已有了創業的端倪,只是做的不是酒,而是農副產品的生意。直到后來,他又被懷南酒廠聘為會計,才又與酒再續了前緣。





      仁懷有魯班、中樞、茅臺三個板塊,在地理上,像一個三角形。魯班在仁懷南部,又稱懷南,“懷南酒廠屬于仁懷供銷社,是專門烤醬香酒的,很出名,因為當時做醬香的酒廠很少?!?


      仁懷酒圈的人就是這么有意思,不管人生有著怎樣的分岔,最終都會回歸到酒之上。酒,是仁懷人的歸途。





       背水一戰


      張雨是張方利的兒子,已漸漸介入父親的事業。很難想象,以前的他,是排斥酒的。


      在他的印象里,張方利因為應酬多,經常醉醺醺地帶著一身酒氣回家,他很不喜歡。小孩子也沒有太大的愿望,一家人圍坐一起吃頓飯就是最幸福的事,但“一年到頭,父親也在家里吃不了兩頓飯?!?


      那時的張雨并不知道,父親張方利的事業剛剛起步,需要投入大量的心力,“基本上是早上出去,天黑才能歸家,一天十多個小時都在外面。管理、生產工藝,還有銷售渠道等等,他都要負責,“包裝好的酒,一次大約有一兩千瓶,要保證降低風險,還要保證銷售,讓資金循環滾動起來,方方面面都要考慮到?!?


      別人創業尚有退路,張方利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黔酒股份的前身是鄉巴佬酒廠,創建于1998年。那時,張方利把仁懷魯班鎮上的祖宅抵押給銀行,貸了8萬塊錢。





      祖宅是他唯一的房子,估計也是唯一值錢的財產。和他同時期創業的人,大多已攢下人生的第一桶金,就算失敗了,也還有退路,“多少還有房子住,我失敗了,就連個遮風擋雨的都沒有了,只能背水一戰?!?


      張雨已去到遵義讀書,“不在父親身邊,不知道到底忙不忙?!弊匀?,張雨也不知道張方利的壓力,只是單純地懷念父親在魯班食品站上班時的日子,“那時都是正常上下班?!?


      張方利有壓力,好在,有了幾年體制內的歷練,他對于管理,也算駕輕就熟,事業一直向好的方向發展。





      鄉巴佬


      張方利從創業之初,就創建了“鄉巴佬”這一商標。


      98年注冊的時候,國家商標局駁回了申請,理由是“鄉巴佬”有歧視農民之嫌。不得已,張方利只能注冊“鄉巴”和“黔巴佬”。這兩個商標在后來的三四年時間里獲準通過。


      商標的事情就此塵埃落定,但張方利沒有想到的是,這件看似不起眼的事情,卻在后面給他帶來不小的麻煩。





      鄉巴佬在市場上很受歡迎,也是當時貴州市場上一個知名的品牌,但卻有一家酒廠,在2004年搶注了“鄉巴佬”的商標,并稱張方利涉嫌侵權。張方利大概也沒有想到,自己當初求而不得的商標,會在短短數年之后,被人注冊成了。


      被指侵權,他也無話可說,只能吃下這個啞巴虧,又在第二年成都春糖期間,與那些人周旋,試圖買回商標。張方利開價50萬,但他顯然低估了對方的胃口,“他們要我出450萬,還要每年支付50萬元的商標使用費,并且得把國內做得好的四個市場給他們?!?


      對方敢獅子大開口,就是看到了“鄉巴佬”良好的發展前景,認定張方利會妥協。大概在他們看來,張方利已為“鄉巴佬”花費數年心血,且勢頭向好,任誰都不肯輕易放棄。他做任何決定,必會瞻前顧后。


      他們低估了張方利的硬氣。2005年,張方利以惡意搶注為由,發起申訴。他搜集了鄉巴佬在央視和各地方電視臺做廣告的證據,以及在市場上的銷售情況,以證明對方是惡意搶注商標。


      “2006年,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認為我的‘鄉巴佬’已有了一定知名度,裁定這家酒廠惡意搶注屬實,撤銷了他們注冊的‘鄉巴佬’商標?!?


      本以為此事塵埃落定,但麻煩才剛剛開始。對方不服裁決,一紙狀書將張方利告到北京一中院。


      這一次,張方利輸了,輸于一個印章瑕疵,“在2001年之前,我們叫仁懷市茅臺鎮鄉巴佬酒廠,后來有領導說,我們在外面有了知名度,不如在前面加上‘貴州省’的字樣。盡管工商局有證明,但法院還是因為這個瑕疵否定了我們。2007年,北京一中院撤銷國家商評委的裁決,判對方贏?!?


      張方利自然不服,又將對方告至北京高院,“高院開庭,撤銷了一中院的判決,在2008年的12月份,把商標還給了我,我又贏了?!?


      贏是贏了,那家酒廠卻不肯善罷甘休,找到四川邛崍一個叫“川巴佬”的公司,“說我鄉巴佬侵川巴佬的權,就又開始打官司,一直打到2010年的10月12號,但我們都贏了?!?


      盡管一贏再贏,但饒不過對方計端百出,“在2005年至2010期間,他們拿著鄉巴佬的注冊證在我們賣得好的市場,像云南、安徽、北京、廣東、湖南等地告我侵權,這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張方利雖然沒有懸念地贏了,付出的代價卻不小,“我們在行業大發展的時候,疲于官司應付,失去了很多機會,這給我們企業發展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再說前塵往事,張方利似有遺憾,但若重來,他或許還是同樣的選擇——他為人隨和,其實有棱有角,尤其觸及底線和原則的事,更不會妥協。





      黔酒


      數年官司纏斗,張方利已筋疲力盡。2012年的時候,他將整合后的鄉巴佬酒業,更名為黔酒酒業。


      “我在2000年就注冊了黔酒的商標,在那段期間也在逐步地使用。2012年,我們通過股份制改革,就把鄉巴佬改成了今天的貴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






      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作為一個企業家,他有著足夠的風險意識。只是,當他重整旗鼓,收拾舊山河時,又遇到了白酒寒冬期。


      當時,張方利和很多酒企老板一樣,因擴張企業而欠著銀行的貸款,“最多的時候,欠了一個多億,利息一年就上千萬?!?


      醬酒資金沉淀量大,極為考驗一個企業的資金實力。2012年之后的四五年時間,應該是張方利最難難的一段時期。


      發展至今,黔酒股份沒有接受外來投資,一切都是點滴累積?;仡檹埛嚼宦窔v程,頗多艱辛,好在上天一直以它獨特的方式回報腳踏實地者,“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我相信老天會回報你的,會讓你自己過上好日子?!?


      早在2000年的時候,張方利就收購了原昆明軍區酒廠,以及位于五馬鎮的民族酒廠,競拍到曾工作幾十年的臺鄉窖酒廠,“我們早期有五十多個窖池,后來在茅臺鎮修建了三個基地,現在有五百多個(窖池)?!?


      如今,黔酒股份的茅臺鎮、魯班鎮、五馬鎮三大釀酒基地,年產醬香酒5000余噸,儲藏達1萬余噸,已然成為仁懷的規模以上企業。





      “人生幾十年走過來,有成功的喜悅,有創業的艱辛,更有鳳凰涅槃般的人生感悟?!币宦凤L雨,張方利變得淡然,“我的理念就是:謙虛做人、誠實做事、笑看人生。自己要有平常心?!?


      平常心、腳踏實地地做事,似乎足以詮釋黔酒的品質來處,但實際上,我們還未觸及黔酒的本質。





      眼淚


      2012年的一天,張方利收到一條微信公眾號的文章,名字叫《老板的眼淚》。那時,整個白酒行業,都開始不好過了。


      文章的名字有點像勵志雞湯文,很多人或許一看而過,卻觸及到了張方利的心事。


      那篇文章,寫出了中國的企業主們,在光鮮的背后,那些看不見的孤獨、委屈、艱難和辛酸。張方利悲從中來,當著全體員工的面失聲痛哭,把心中的酸甜苦辣徹底釋放出來才感到舒坦。


      張方利的眼淚,并不只為自己,“(文章)說的就是我們這樣的人,并不是自己吃不起飯,而是為了大家,但很多人不理解,有的也不好好干?!?


      2012年之后幾年的仁懷,經濟特別蕭條,有的酒企舉債度日,有的打算賣掉酒廠。到現在,盡管醬酒回暖,但很多人回憶從前,依舊心有余悸。




      在很多人眼中,張方利已是個成功的企業家,“都覺得我很風光,但并不知道我的艱難?!碑敃r,張方利每年的銀行利息,就上千萬,“我一定得有銷售,有利潤,才能還錢。如果是坐吃山空,廠房都留不住?!?


      這樣的境況在當時是普遍現象,很多人一覺醒來,賬面上就會多幾萬元的利息。然而,張方利們的壓力還不止于此,他每個月還要支付幾十萬元員工工資,以及其它成本,“全靠我一個人去盤算、構思,該如何用才能了結?!?


      他的壓力不可謂不大,當時心情很郁悶,但傾訴之后就釋然了,咬緊牙關繼續工作。


      他得擦干眼淚,變回人們眼中那個無所不能的人,帶著大家往前走?!坝幸荒甑呐D月二十多號,我們開年會,所有人都坐在臺下,我看著他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大家長?!?


      張方利很清楚,做了企業,就意味著肩負起了社會責任。創業之前,他只需為自己的家庭負責,創業之后,他還得為社會,以及更多的家庭負責——再大的壓力,都只能自己承受。





      醉忙


      張方利一直都很忙碌,出差、會議、工作匯報、生意接待……“幾乎每天的事情,都不以你自己的意志為轉移?!?


      他便注冊了一個商標,叫“醉忙”,就是“喝醉了就忙的意思?!弊砻?,看似帶著自嘲的意味,卻是張方利半世生涯的注腳——除了是黔酒股份的董事長,他還擔任了很多社會職務,“我就是個不務正業的人?!?


      “父親事務多,可能今天要去酒協開會,明天又要參加工商聯會議。他精力分散,很難集中精力做一個商人應該做的事,做自己的企業?!睆堄暾f,“每天還有應酬,我們作為晚輩,很擔心他的身體,但勸也沒用,他停不下來?!?


      不止社會事務,張方利的身上,還有著濃重的鄉土情結。朋友、鄉鄰有為難之事,第一個想到必定是他。對大家的要求,張方利也是有求必應,傾力而為。2016年,他被仁懷市授予“現代鄉賢”的稱號。


      黔酒的魯班釀酒基地,曾是中央紅軍戰斗過的遺址,張方利在此之上建設中央紅軍魯班場戰斗遺址陳列館,之后,又建設各民主黨派的“同心館”。這些耗資不菲,與他的事業完全不搭界,但張方利卻堅信自己是正確的——他希望在酒之外,還能為家鄉留下一點有價值的東西。




      這樣的張方利,與宋人趙抃暗合。趙抃是北宋名臣,官至參知政事,是為副相。他年老致仕,回到故鄉,一日高齋深坐,作了首詩:腰佩黃金已退藏,個中消息也尋常。世人欲識高齋老,只是柯村趙四郎。


      那首詩的意思是:雖登上過權力的頂峰,但榮華富貴已是過眼云煙,自己的本心也從未改變,依舊還是鄉鄰眼中那個熟悉的小孩子——同樣的心意,張方利用一個企業家的方式去實現,“做企業要做大做強,但做好了,一定要回報家鄉,回哺父老鄉親。財多為民,真是這個道理?!?


      張雨眼中的張方利,則更像武俠小說中的江湖人士,喜歡結交朋友,一旦認定一個人,必傾心相交,肝膽相照,“父親喜歡說話,喜歡聊天,性格幽默、風趣。他很善良,忠肝義膽,就是個老好人?!?


      任遠明提起張方利的時候,脫口而出:在仁懷,我、佘小兵(君豐酒業董事長)、張方利,我們三個最要好,“他們熱心做事,不肯留名,很低調,很實在?!?


      真誠而不作偽,不肯虧待人半分,且做的一切事,求的不是別人的贊譽,而是讓自己問心無愧。這是張方利的性格,也是黔酒這瓶酒的底色。





       接班


      創業之前,張方利的工作就是按部就班,每天的生活波瀾不興,但他卻有更多屬于自己和家人的時間。




      左:張雨 



      他喜歡釣魚。1992年,張方利回到魯班食品站任站長,直到1997年改制結束。那時,他養了條狼狗,得空的時候,要么約朋友聊聊天,要么帶著狼狗找個地方釣魚去,日子緩慢,時間優容。


      回想從前,張方利也很懷念,“一個月就幾十塊錢工資,但我很快活,很輕松,沒什么顧慮?!?


      有的時候,張方利很羨慕那些退休的老同學,“他們的生活質量、幸福指數都比較高,每天無憂無慮,只考慮去哪里旅游,去哪里玩?!彼蚕胪诵?,想把企業交給張雨,“希望他慢慢進入,帶著大家往前走,我就約著老朋友、老同學出去玩?!?


      不過,對于接班的問題,張方利和張雨,都很清醒。


      “這得慢慢來。很多人,還是沖著他來的?!睆堄暾f,“我們各有各的圈子,我們年輕人,跟那些五六十歲的前輩,能聊什么呢?”


      創業難,守業更難,張雨還需要時間:“酒,不是祖父那一代人,父親這一代,或者我這一代能夠做好的。它需要傳承,這是這個行業的核心?!?


      張雨也有自己的圈子。他有海外留學的經歷,曾加入仁懷青年商會,貴州省僑聯的組織。采訪當天,僑聯的人專門到黔酒股份調研,張雨親自接待,“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和工作,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分工?!?


      張方利也給了張雨足夠的時間,“我肯定是望子成龍,但要跟現實結合,不能著急。首先,我給他鋪下了基礎,就讓他根據自己的能力慢慢發展。從他的角度看,不是光有能力就能做好事情,一定要不斷的學習和長時間的努力才能成就自己?!?

      易酷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