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qnrnr"><noscript id="qnrnr"></noscript></tt>
    <b id="qnrnr"></b>
    <cite id="qnrnr"><span id="qnrnr"></span></cite><rt id="qnrnr"><optgroup id="qnrnr"></optgroup></rt>
    1. <cite id="qnrnr"></cite>
    2. 在仁懷做酒42年,他說還有“一個前半生的遺憾”沒有了卻
      2021/8/26 11:33:00
      來源: 黔酒股份




      文|云酒團隊(ID:YJTT2016)


      題記:走進醬酒之“心”仁懷,方能對醬酒產業有更加清晰和深刻的認知。

      為深度調研醬酒行業,日前,云酒傳媒內容中心、市場中心和創意中心,從北京、成都、西安、貴陽、煙臺等地集結到仁懷,用8天時間走進協會和酒企,深入溝通企業家,探察產業趨勢,形成時長超過30小時的音視頻資料和十余萬字手記。醬酒之心仁懷行專欄接下來一段時間的內容,就是以本次產區調研為基礎來呈現。





      對于黔酒股份董事長張方利而言,進入酒業即使偶然,卻也頗有緣分。從體制內到體制外,兩度創業的他經歷過風波浮沉,卻也在42年的酒業生涯中,見證了仁懷白酒產業的發展。在與云酒頭條(微信號:云酒頭條)的交流中,他講述了自己在酒業創業的歷程和心得。



      “我1979年開始接觸酒行業,到現在已經42年了,可以說親眼見證了整個仁懷白酒的發展?!?/span>


      1979年,17歲的張方利接過了爺爺的班,到仁懷縣魯班區食品站工作,那是他與酒的第一次接觸。



      ▲張方利


      起初,張方利并不喜歡酒,甚至在核算酒廠庫存的時候,因為長時間聞酒,在庫房里酣睡了一個下午。張方利回憶道,那時的自己怎么也想不到,此后的人生里,會與酒會有如此多的交集。


      “原來的仁懷沒有那么多酒廠,改革開放后才發生了變化,尤其在1985年以后,很多國有企業開始開辦酒廠。仁懷的陶瓷廠、農具廠、茅壩食品站,以及魯班的供銷社、食品站等,都成立了酒廠,食品站的酒廠建成最早,大概在1958年?!?


      雖然那時候魯班食品站的主業是收購生豬,副業才是做酒,但從那時候起,張方利與酒之間的接觸已經越來越多,從原來的收購、保管基酒以及安排包裝,到自己開始參與到制酒的工作當中去。


      改革開放之后,計劃經濟逐漸淡出歷史,食品站也在市場經濟的洪流中漸行漸遠,員工們的生活如同走進黃昏,夕陽的余暉映照在每一個人身上,懶洋洋地沒有多少干勁。


      1986年,在貴陽財經學校學成歸來的張方利,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搖頭。迫于無奈,他帶著一批老同事決心走出體制,開始了自己的創業生涯。


      創業伊始,張方利并沒有想做酒生意,仍以農副產品為主。幾經浮沉,農副產品生意雖然沒有虧錢,但也沒有掙錢,他自己也被懷南酒廠聘為會計?!吧咸炜倫鄹碎_玩笑,我(那時)不愿意與酒產生糾葛,可自己每一個重要人生節點的選擇上,最后都與酒相關?!?


      彼時,仁懷有三個板塊——魯班、中樞、茅臺,在地理上,像一個三角形,魯班在仁懷南部,又稱懷南。張方利介紹,懷南酒廠屬于仁懷供銷社,專門釀造醬香型白酒,由于那個年代做醬酒的酒廠很少,所以那時候的懷南酒廠在當地名望頗高。


      隨著時間的推移,會計的工作與張方利性格的沖突越來越大,他終于還是再次萌生了創業的想法。與第一次創業不同,這一次他決心“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人家失敗了還有個家,但那一次,我把魯班鎮上的祖宅抵押給銀行貸了8萬塊錢,要是失敗了,可就無家可歸了?!闭f這話時,張方利顯得云淡風輕,就像翻起了曾經的日記本閱讀一般,但誰能想象,那時候一個快30歲的年輕人,把自己祖宅都抵押的無奈。


      好在因為有多年體制內工作的經驗,使得他在管理工作方面得心應手。1998年,他向國家商標局申請注冊“鄉巴佬”卻遭駁回,理由是“鄉巴佬”有歧視農民之嫌。他可能怎么也想不到,這一次注冊被駁回,竟會為自己此后一場長達4年的商標保衛戰埋下隱患。




      ▲張方利與云酒團隊合影


      由于“鄉巴佬”注冊不下來,張方利只能注冊“鄉巴”和“黔巴佬”,但這兩個商標也是在后來的三四年時間里才獲準通過。


      此后,在張方利團隊的努力下,“鄉巴佬”在云南、安徽、貴州等地漸漸形成了自己的消費群體,在貴州市場上也成為了一個較為知名的品牌。


      2004年12月份的一個晚上,張方利接到一個電話,是之前他在魯班工作的朋友打來的,電話中讓他近期注意一個與他有關的商標官司。


      起初,張方利還以為是自己下面的人弄了與茅臺酒廠相關聯名稱的產品,但隨后他了解到,員工們都知道自己向來最恨打名酒擦邊球這種事,絕對不敢做這樣的產品。


      一頭霧水的張方利來到相關部門后才得知,前來和他對峙的是一家四川企業,他們2004年注冊了“鄉巴佬”商標,并指出張方利涉嫌侵權。此時張方利才知道“鄉巴佬”這個商標已經可以注冊了。


      在調解過程中,張方利有意想要收回這個商標,準備出二三十萬將該商標收購,對方也表示自己會將這個想法反饋給公司。


      第二年成都春糖期間再次相遇,張方利提出了以50萬元收回商標的想法,這在當時已經遠高于市場行情?!爱敃r的市場,一個商標收購不會超過20萬,而我出50萬,也是為了體現自己的誠意?!?/span>




      沒曾想,再一次讓步,卻讓對方看到了商機,對方要求張方利出450萬元,而且每年還要支付50萬元的商標使用費用,此外還需要把自己國內做得最好的四個市場讓給對方。


      對方的貪婪刺激了張方利,“就是一萬塊也不會再給他們了”。


      張方利找了最好的律師,了解到了自己“鄉巴佬”商標使用在前,張方利的“鄉巴佬”在市場上已經有一定的知名度。由于對方是2003年10月才注冊的,有惡意搶注的嫌疑,于是張方利搜集了鄉巴佬在央視和各地方電視臺做廣告的證據,以及在市場上的銷售情況,將對方告上法院。歷時三年,2008年12月,“鄉巴佬”商標終于回到張方利手中。


      但商標糾紛背后的市場爭奪,卻遠未停止。對方在2005年至2010期間,拿著鄉巴佬的注冊證,在張方利的“鄉巴佬”核心市場云南、安徽、北京、廣東、湖南等地接連狀告張方利侵權,雖然期間的官司都贏了,但“鄉巴佬”品牌卻因此元氣大傷。







      2012年,在萬興貴(現任貴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貴州黔酒營銷有限公司董事長)的建議下,他將整合后的鄉巴佬酒業更名為黔酒酒業。吸取了上一次的經驗,這一次他把相關商標都注冊了,總共300多個。


      隨著萬興貴的加入,張方利也開始慢慢轉戰幕后,為黔酒股份把控產品質量。張方利透露,現在“鄉巴佬”的商標仍由他持有?!拔倚睦镉袀€情懷,雖然現在黔酒股份和黔酒一號品牌很成功,但是他還是希望未來有一天能夠把‘鄉巴佬’重新推上市場,也算是了卻自己前半生的一個遺憾?!?




      易酷棋牌